主页 > 文明城市 >

李菁:看完小说再看张艺谋《归来》感到失望

编辑:凯恩/2018-11-13 13:13

  窦文涛:对。

  窦文涛:而且某些个悲剧,其实是人类共同的,就像我们没有经历过纳粹,欧洲很多个这种电影,孩子们也能。

  许子东:知道,但是它问题就是你要把这个问题放大来看,你要看出他的象征意义。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13:00-13:35 周二至周六 06:35-07:00

  许子东:而且这个问题非常深,你就算今天,你家里有个亲人坐牢了,他今天逃出来了,回到家里了,你怎么办?你敢留着他吗?

  李菁:它这个电凤凰娱乐(fh643.com)影里面。

  许子东:真相。

  许子东:对。

  许子东:但是其实在那个时代,就算你不演吴琼花,就算你没有个人要成名的愿望,你这个反革命。

  李菁:对对,所以我觉得他整个的,如果说回归可能也就是这个意义,就是我就是想,他就是说我就想踏踏实实做一个我自己想做那个片子,所以我觉得从这个意义上,这个片子是没问题的。

  我觉得整个电影就有这么一个象征意义,我不知道是编者,是有意的还是说客观上达到这个效果。简单的说就是生了这样的病,就要找出它的病因,你回避病因是永远医不好这个病的。

  许子东:你就是同犯,所以这个问题其实是非常现实的问题。

  李菁:自首。

  窦文涛:所以说我也对张导演很抱歉,因为那个时候我没看过这个电影,那天马未都说,说斯皮尔伯格哭了,我还调侃,我说他大概哭张艺谋呢,现在看来我觉得是,因为我也哭了嘛。

  许子东:他侧重点还是人情,这个电影也可以给外国人看。

  李菁:对。

  李菁:必须要告发,对。

  李菁:儿子告发。

  李菁:就是咱们讲到什么,许老师讲这段的时候,我就想起什么,咱就讲南非那段历史,种族隔离,然后造成那么大的民族上海,那么曼德拉上台之后,他提出一个口号叫“真相与和解”。

  李菁:许老师,你讲到现在我终于明白许老师的这个大意在哪里了。

  你看他找到方师傅,方师傅也被人抓走了,他的老婆也是受害者,害人的人自己也是受害者,那我们就算了吧,小孩当年不懂事,所以你看,他虽然在那里忏悔,可是爸爸我早知道了,就用了这种。你别小看这些情节,这些情节实际上就在表现我们中国人现在怎么在处理历史伤痕的一些基本的政治策略,就是用宽恕、淡忘,但是这个电影里边有一个非常大的象征意义,这个象征意义就是说造成今天社会有很多人脑子出问题的,要医疗他们的方法,就是要重回现场。你如果不重回现场,你采取淡忘的回避的,让大家渐渐的这个事情过去的方法,用别的温暖的方法,有幸福生活了,住好房子了,我们奔向什么未来了,我们前后不否定了,等等这些方法其实是救不了我们这个生病的民族集体。

  许子东:其实它这个情节设计稍微有点牵强,回到历史环境。

  窦文涛:不一定是标准,我也没有怎么哭,我也流了一两滴眼泪,但是我主要的就是想,咱们撇除一切,我觉得这个故事抓我,吸引我。因为你看这个故事,说这个人得了一种什么病,然后剩下的动作线,或者说动机,是怎么样想办法,咱就从最庸俗的意义上讲,吸引人吧,我觉得这个故事吸引我,就是说这么试一试她认不认得我,又换一个面目她认不认得我,整个你知道吗,就是大家光为了这个,我想知道她能不能认出来,能不能想起来,这个情节我觉得是抓人的,是吸引我看下去的。

  李菁:然后陈道明他有意思,陈道明就是很职业的这种表演,比如说哪场戏,导演我给你拍上中下三条,所谓上就是说要表演稍微特别夸张一点的,外化一点的,用他的话讲所谓下就是最不表演的那种表演,就是我不炫技了,我理解我不炫技了,我就是越朴素越自然越好,然后张艺谋说我最后挑的剪接的。

  许子东:儿子告发父母。

  许子东:正因为他们不懂,所以要看嘛。

  窦文涛:我看到的也确实是他好像踏踏实实的就想做一个向内走的这么一个东西。

  许子东:而且10个老婆只有1个会这么喊。

  李菁:联系在一起。

  李菁:所以就和解的前提是你必须要知道真相,你必须知道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

  李菁:对,我这一点我是同意,非常同意许老师。

  许子东:你不能靠忘却来解决这一段历史。

  李菁:方师傅吧。

  李菁:你觉得这就是一种。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3:35-00:00

  李菁:首先是你要把真相搞清楚了,如果真相都搞不清楚,我们谈什么和解,但是我觉得我们现在的重点是不是就放在这个和解上面了,然后当时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许子东:它的一条主线是抓的对的,就是那种政治伦理的高压,在扼杀家庭伦理。就中国的整个文化,几千前的一个核心,是家庭伦理,就不孝有三,所以它破坏的家人之间最基本的关系,这个的确是那场革命的要害。我有一个阿姨,因为儿子讲什么赫鲁晓夫之类的,就自己到派出所去办案。

  窦文涛:喊口号,就是有这样的,你就可以从这些细节里,你就看到了。

  李菁:他们说是斯皮尔伯格哭了一个小时。

  李菁:太多了是吗?

  窦文涛:满大街走。

  李菁:对,很少有人敢回来。

  窦文涛:明白许老师这葫芦里卖得什么药。

  李菁:人家我估计编剧刚开始就是说,最后结果就是还是不认识。

  李菁:对,但是这个电影里,我觉得就这么轻轻一带,我还是觉得挺遗憾的,因为它那里面,它还是对父亲当时不还是一个告发的态度。

  李菁:满大街走喊口号。

  李菁:就你脑袋里没有那个预设很多东西。

  李菁:就是有一个绝对的标准。

  窦文涛:我没有进电影院看,现在不用进电影院看就能看到高清的,你知道吗。我首先就觉得张艺谋拍出了一个真是比较踏实的电影,我老觉得好电影没有争议,真的,没有什么争议。

  窦文涛:女儿告发父亲。

  窦文涛:这讲的,许老师说的。

  窦文涛:没有大义灭亲,就是不鼓励大义灭亲。

  李菁:没有大义灭亲这一说。

  李菁:对对。

  许子东:他这样的安排就他的苦心,因为所有写这段痛心历史的最难对付的,就是一个当初的迫害者该怎么办,就是你比方文革经过,现在有很多文革当中的工宣队、红卫兵,打了当时的老师,还有当初的那些小孩背叛自己的父母,就是你要回到66、67年那个时候,很多时候是犯了错,这些错是不可原谅的。那我们现在基本上采取了我们整个民族采取了一个原谅的姿态,这个电影在设计这个情节的时候,也用了这么一个姿态。

  许子东:后来那个小孩,她的儿子就,后来就一直劳改,等到他后来死掉了以后,阿姨就哭得要命,是他妈妈自己把他弄下去的。

  窦文涛:正如你说的,你看了小说你毕竟觉得

  窦文涛:现在请这个陆焉识继续来谈谈怎么治巩俐的病。

  许子东:都是下。

  李菁:承认我们曾经发生过那么,今天看来那么荒谬之极的事情,你比如说夫妻之间互相反目,互相检举揭发。

  窦文涛:就是我觉得太多了,我觉得很多事她的眼睛也可以是刚哭的,无神的,但是她太多的总是双眼含泪,这个让我看的有点出戏了。

  许子东:不是,那是张艺谋的电影,而且首先第一个我要说在比张艺谋前一阵子,就除了《我的父亲母亲》、《一个不能少》以后的那些电影,这个都好,而且我钻到这个故事里边了,我们就用新批评的文本的分析角度来。

  李菁:它这整个片子还是很克制。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许子东:他招在哪里呢?他把她的告发跟他个人的要演出要演的。

  窦文涛:理解。

  窦文涛:张艺谋回归踏实 给看得懂的人看

  李菁:她这个,我是客观的讲,我觉得这两个演员演得是真不错,撑起了这部戏,然后它这个电影就刚开始的一个宣传特别有意思,也不是他们主观的宣传,但是很多人就说我看完我哭的,这个人说我看完了我哭了,最后我觉得奇怪了,怎么哭倒变成了一个。

  许子东:《归来》反映处理历史问题策略

  窦文涛:没有预设很多东西,他们就说什么80后、90后的不懂得文革,看不懂,我觉得没有关系的。

  许子东:方师傅,就勺子,她要重新见刺激她的这个当事人。

  许子东:总之这个电影是一个好的开头。

  许子东:美国的法律是这样来保护你的,它就是说如果你的供词,会对你不利,比方说你有没有偷这罐东西,你如果说了你会受到惩罚,你就可以说那个什么的法律第几条,我拒绝回答。他们这个当年设计法律的人,就是根据人的自私、自卫,自己保卫自己的原则给人留了这么后路,当然你最后还是可以根据证据说,这个是你偷的,但是你不必逼迫他成立,但在中国到今天,你们回想一下,假如你家里有一个亲人。

  我在想要治巩俐这个病,有几个方法,其实是蛮简单的,如果是在旁边人看的话,第一个,她应该要重新见害过她的叫什么师傅。

  窦文涛:对,所以你看我想到一个地方,我想到哪儿我流泪了。就它这个电影,就是他们俩在火车站要相会的时候,突然他女儿的报告,那帮人跑着来抓他,然后巩俐就喊,说焉识快跑,焉识快跑,就那个地方,我看着流泪。

  许子东:我就替他着急的还是不认识她老公,对不对?

  许子东:你这个反革命的父亲回来,你还得要告发。

  李菁:对。

  李菁:包庇。

  窦文涛:你这个当年,就在文革的时候,因为我赶上个尾巴,弄出多少精神病来,我觉得这个密度可以到达什么,我小时候住的楼里就有两三个,很多人就逼疯了,很多就是疯子,我小时候我记得经常我有这种记忆。

  窦文涛:所以这根本到六亲不认,你看这个亲缘伦理,实际是个让人心稳定的力量。

  许子东:就美国人也看的懂。

  窦文涛:许老师真是看进去了,现在他已经是陆焉识了。

  李菁:心难受。

  窦文涛:对,我觉得是如其言。

  失望,我没看小说,我单独什么别的都不知道。

  许子东:不是,至少要让她见到,我们现在假定说我们是她周围的朋友,我们周围有个朋友有这样的问题了,她经过这番劫难,她现在精神出问题,失忆了,其实就是某一种精神障碍了,精神问题了,怎么样去,就很简单,你要让她重回现场,所以要见方师傅。第二,要跟她讨论她女儿背叛的事情,就她女儿怎么出卖她的事情。第三,要复制她当年她的丈夫在火车站被人抓走的那一幕戏,就只有什么原因导致她的病,你不能避开她的病因,去医疗她的病,你必须让她直面现场,这叫重回现场,这样才最有可能医好她的病。

  李菁:我记得我采访张导的时候,他说的一个细节,我印象还挺深,他说他因为那个团队,跟他一起合作过多年,都是拍商业片习惯了,然后就跟他说这个地方咱们出彩,就是要马上,我不懂他那个具体技术,就我大概理解,就这个地方咱们要来个煽情,让大家眼泪的。

  许子东:你必须承认有这么一个真相。

  窦文涛:孩子们看也能明白,大体就是遭受了一些人生不幸嘛,但是你就看它很多地方我觉得还是含蓄,还是比较含蓄,有这种留白,有这种点到为止。我说实在的,我唯一觉得还有点不够含蓄的就是什么呢?在我印象中,巩俐俩演员演的是非常好了,但是巩俐双眼含泪的镜头太多了。

  李菁:都是下,就最不演的那种。

  窦文涛:对,在我小时候那生活环境的,当时巩俐也得抓起来,那这巩俐也反革命啊。

  主持人:窦文涛[主持人专区]

  窦文涛:女儿,他的女儿告发父亲。

  窦文涛:许老师既爱看足球,也爱看电影。

  窦文涛:因为在我小的时候,见过类似的这种情景,在当时的那种情况就很革命的这种情况下,家属,也只有老婆敢对犯了罪的老公,喊快跑。

  许子东:弹钢琴回去。

  许子东:对对,说他们名单照样掰。

  窦文涛:让方师傅再骚扰她一段。

  我记得我在那个时候,我有一个舅舅,他一下子回到上海,他不知道是为了什么事,不知道什么讲赫鲁晓夫好呢还是说偷看女厕所了,不知道什么事情,反正当地是被关起来了,然后他逃回到我阿姨的家了,紧张了,所有的人紧张了,大家凑在一起说怎么办,我们要把他交给居委会,我们要报告公安局,然后有的人说劝他赶快走。但是你劝他赶快走,你就是同犯,你明白吗。

  重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13:00-13:35 周二至周六 06:35-07:00

  窦文涛:就是我很难认为你就说它不好,这就像那天马未都说的一样,他说这个电影要搁20年前,就能得奖,但是今天的社会,他的观点是今天的社会,人们已经不适合看这样的电影,可是我择一于是,就说我看了之后我会觉得,好的地方就是好的地方,它没有什么时间,你说票房,那另在其次。首先你比如说这个电影的影调,这种影调,我就觉得那种感觉,张艺谋还擅长这种影调。

  李菁:很内敛,就跟他以往的那种什么大红大绿。

  窦文涛:好像说是不是韩国有类似的法律,就是说如果是亲人这种情况。

  首播时间:周一至周五 23:35-00:00

  李菁:女儿告发父亲。

  许子东:这丈夫根本不该回来,你要爱你的老婆女儿,你回来就害她们,你回来干什么呢。

  李菁:弹钢琴那块儿我是挺难受的,我是那一段挺难受,但是他就说,用他的话说,就那个镜头就拍着拍着飞了,我也不知道怎么叫拍飞了,可能是说那种更有渲染吧,大家一看到之后可能更煽情,但是他就说要收,然后这是他一直要内敛的一种结果,所以包括陈道明的表演还有巩俐凤凰娱乐(fh643.com)表演,我都觉得他们俩这个真的是还,让人家确实看这真功夫在这儿。

  许子东:那如果没有含泪的呢?

  许子东:我就进到这个故事里边,首先我要讲,我到电影院去看的,我还专门到电影院去看,还专门赶回深圳到电影院去看的。

  许子东:我电影院旁边坐着几个小青年,当他跑去一趟又不认识了,他们就很欢乐的笑了,我看着他们我说,能怪他们吗?他们90年代出生,他们知道前面的什么事情吗。

  窦文涛:最节制的。

  窦文涛:他这个许老师希望这个电影承担更多的历史社会批判,但是我觉得你要是把这个电影当个小品来看待,很多时候它这个留白也很有意思,比如说唯一的他女儿说一句,就说爸爸你知不知道,当时抓你是我告发的,那爸爸陈道明也抬头说,“我知道了”,就过去了,没有更多的在交代,在渲染在干嘛,我到觉得,对于我们知道的人来说,我觉得张艺谋这个电影,什么叫他的心态,我认为回到了踏实。就是说还组给我们看的懂的人看,他还真没觉得说我也要负责给90后、00后讲讲历史,我倒觉得态度不错,就是给我们明白的人看,有些话,一句话就够了。

  窦文涛:很克制,而且。

  许子东:演出吴琼花联系在一起,这样今天的人比较容易理解。

  窦文涛:太多了,你知道,我就觉得巩俐。